2022年國際馬壇大事回顧(5),用鞭制度漸趨嚴謹,多打一鞭騎師即停賽

不只是停賽,隨時年獎金全數充公……

在賽馬比賽中,使用馬鞭很常見。不過隨著外界賽馬一些誤解,用鞭限制日漸增加。甚至出現有賽馬組織除了在安全下被動使用否則不能打鞭,瑞典將是全國首例,只能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才能使用馬鞭。但是在比賽上場能否確安全呢?我們不妨可以用2021年赫斯基錦標事件。當時新澤西州禁止使用馬鞭,結果導致「醇午夜」(Midnight Bourbon),我翻看了多次片段,但是允許使用馬鞭,「強版查理」(Hot Rod Charlie)騎師柏列特絕對有足夠時間避開意外。

所以新西澤州也在2022年跟隨新的法例「賽馬公正及安全法」(HISA)指引,限制賽事打鞭。HISA這個法例當然不只是限制打鞭,而是包括藥檢等。目前已經有一宗頭馬案件,因打鞭追過上限,全數沒收獎金。目前整個法例指為違反憲法。甚至有可以被聯邦政府推倒重來,在終審結果出現時,暫不評論結果。

英國打算繼2011年再度推下用鞭限制。2011年提出改革時,騎師工會考慮罷正,不過經協議後中止行動。2022年作出另一個建議,就是限制騎師只能用反手打鞭,以減少騎師用鞭力度。雖然不是即時執行,給了騎師充足適應期。不過如果騎師允許前往正手的愛爾蘭、法國等地。反而一個以愛爾蘭及法國前往英國會不會被限制呢?

德國的用鞭限制以及懲罰程度相當重,郭健厲雖然在德國憑著「杜拜傳奇」(Dubawi Legend)贏出一場三級賽,但是被重罰23天。及後戴圖理亦在巴登大賽亦重罰23天,差一點連凱旋門大賽也沒得策騎。阿聯酋冠軍騎師奧詩雅在德國策騎也中招。

澳洲已經有一系列用鞭限制,較為寬鬆,通常限騎師在衝刺階段用多少鞭,亦出現騎師薛恩回到澳洲的適應期,回到澳洲兩度因用鞭被罰停賽,甚至在一場賽事中原應是平頭冠軍,但是被維省競賽董事指薛恩多打指定鞭數,判定褫奪頭馬資格,引起了爭議,包括支持懲罰以及同情薛恩的人士

不過反之從未聽過香港賽馬會對用鞭限制作任何行動。這個用鞭上限無疑是一些動保組織施壓下而作出的行為,今天限制用鞭,說不定明天的訴求是全面禁鞭。但是這樣對於整個賽馬風氣是好是壞呢?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