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國際馬壇大事回顧(6),從種馬成績了解賽馬狀況

2022年育馬事業仍然繁忙,有新的冠軍種馬,馬市在限制馬匹數目下成交價相當不錯。

在澳洲「至高無極」(I Am Invincible)已經成為了冠軍種馬的代名詞,在目前多項賽事獎金已經追回金拖鞋大賽水平下,應該不重以那麼偏短途,雖然「至高無極」仍集中於短途馬,但仍有一哩上有好表現。雖然上季有悉尼連番天氣,孩子多擅於好地,但亦無影響成績。至於古摩亞打算以「事家國家」(Home Affairs)加強實力。不過最渴求投種育馬界,似乎是玉龍馬業。瘋狂地購買雌馬,不論在歐洲、澳洲、甚至在日本雌馬拍賣會,都看到以「張月勝」或以種馬團體名義購入。通常使用「千秋才子」(Written Tycoon)名義。與香港馬主有聯繫的Newgate Stud以「巨富」(Capitalist)以及在香港馬迷都認識的種馬「遙遠星空」(Deep Field)。至於「豪華房車」(Toronado)在南北半球種費有大幅差距下,亦宣佈永久前往南半球

北美方面仍然以Into Mischief佔優。不過有新的對手,就是「鋌而走險」(Gun Runner)馬匹已經帶離其他同年退休的種馬,包括贏出多項一級賽。不過每一個育馬場都會推出一匹頂尖種馬。正以為Tapit孩子表現回落之時,種費重新上升。「機靈駿馬」(Curlin)以及「錦繡大道」(Quality Road)。在「航線」(Flightline)六戰全捷,且每場平均贏對手超過10個馬位下,種費設為20萬美元,以新種馬來說是相當冒險。

歐洲方面,古摩亞仍然在猶豫決定用「活頓鎮」(Wootton Bassett)或「真金不換」(No Nay Never)作為次期的主力種馬。至於朱德望亦大幅上調「范高爾」(Frankel)的種費至27萬5千英鎊。另一邊達利亦上調「杜拜威」(Dubawi)種費去到35萬歐元。看來調升到另一個層次,特別是「天文學家」(Galileo)離世。阿加汗亦有「海都之星」(Sea the Stars)不過追到底是不是受到「勝千里」(Baaeed)受注目的假像呢?當然沙德韋爾亦希望憑著「勝千里」將優勢帶開。英國短途種馬方面,Kodiac地位開始被取代,似乎「馬物事」(Mehmas)將會成為主力,特別是有孩子能夠在四歲贏下一級賽,有望爭取更廣泛的支持。

至於日本,社台仍然正在調整後繼種馬,雖然早熟論馬迷所知「神威啟示」(Epiphaneia、エピファネイア)為主力,種費為1800萬日圓。與「週日寧靜」(Sunday Silence)沒有血統衝突的「龍王」(Lord Kanaloa、ロードカナロア)種費下調。至於「北部玄駒」(Kitasan Black、キタサンブラック)已經在同一世代的種馬中遠遠帶離對手,有力追上「鐵鳥翱天」(Contrail、コントレイル)以及「高情厚意」(Kizuna、キズナ)兩駒。當然也要留意2024年度日本舉行泥地分級賽大幅改革。二線泥地種馬受注目,如Henry Hughes已經在公佈種費時滿額。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