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奇百萬拍賣會第二部份,至高無極子嗣繼續掃貨,將系馬主重價買下良血半弟

賽事雖受天雨影響,但拍賣會不得不在黃昏繼續舉行。


Source: Magic Millions

神奇百萬黃金海岸拍賣會第四天,「至高無極」(I Am Invincible)氣勢仍然未止。676號棗色雄馬,母系為贏出渥利盾的「星探」(Booker),近親包括表列賽冠軍Banquo。結果以250萬澳元由馬漢雅購入。他表示這是從拍賣會買來最昂貴的周歲馬。牠不論在體格上以及精神上,都給予滿意。這匹由古摩亞出售的馬匹,當馬主組成後,古摩亞仍然保留部份權利。另一匹「至高無極」子嗣亦到200萬,873號棗色雌馬,母系為三級賽冠軍「漫不經心」(Flippant),出自「美麗小島」(Hinchinbrook),近親包括「大洋珠寶」(Atlantic Jewel),由美國馬主Tammy Rigney購入。

其他當日超過百萬澳元馬匹,773號「犀利時」(Snitzel)773號棗棕色雌馬,母系Darling Point,出自「白金礦」(Lonhro),外祖母Empress Rock是二級賽冠軍。此駒由練馬師莫德購入。735號「犀利時」棗色雄馬接近100萬澳元成交,母系Cocoa Doll,近親是實力雌馬「客場作戰」(Away Game),由菲德文購入。

新聞來源breednet.com.au


Source: Magic Millions

星期六賽事受天雨影響取消,不少賽馬人士需要等待到黃昏才能參與,有兩匹成交價超過100萬澳元。如果賽事順利,說不定955號的身價不只這個數目,這匹「盡善盡美」(Exceed And Excel)棗色雄馬,母系Ichihara,出自General Nediym。母系遠親包括贏出21場賽事的「繩結」(Tie the Knot)。半兄是Empire of Japan,是神奇百萬兩歲馬經典賽奪標熱門份子之一。結果以180萬由Kia Ora Stud購入。代表Shane Wright表示,該駒絕對可值以此價錢購入,能夠購入十分高興。

另一匹超過100萬澳元的馬匹還有886號「摘星勇驥」(Zoustar)栗色雌馬,近親包括「哈囉麗人」(Hallowell Belle)以及「美孫女」(Bella Nipotina)以145萬由馬販Sheamus Mills購入。965號棗色雄馬,母系為一級賽冠軍「芳華正茂」(In Her Time),以80萬元由羅滿德購入。

此外新種馬「何其熱」(Too Darn Hot)亦有子嗣進入百萬澳元水平,828號棗色雌馬,母系為二級賽冠軍「安力霸」(Enbihaar),以100萬澳元由活侯夫人聯手購入,成為了整個拍賣會最高身價的新種馬。其他在前篇文章未有提及的新種馬中,「蘇醒」(Zousain)也有不錯表現,當中374號棗色雌馬,半姊North Star Lass以37萬成交,被玉龍購入。另一匹新種馬,將系馬匹張舜清也有獵及,當中最昂貴的是409號棗色雄馬,母系South of France,出自「錦繡大道」(Quality Road),以75萬澳元由傑士購入。不過總平均價仍然由「蔚藍海角」(Blue Point)37萬8125澳元領導其他群雄。

香港馬主方面,香港賽馬會第一節最後兩天未有進漲。其他香港馬主方面。韋達購入684號「巨富」(Capitalist)棗馬,母系Bridle Lane,出自「街頭口號」(Street Cry)以45萬購入。其他香港個人馬主有鄧詠琪、費志恩以及凌基偉購入,不過談到最重手,都是將系張舜清出手最重,以70萬澳元購入927號黑馬,母系Heart of Thrills,出自Show A Heart,半兄是分級賽冠軍「極戰士」(Extreme Warrior),也是「極選」(Extreme Choice)最早出現的後繼種馬之一。

總結整個拍賣會,總成交價為2億2841萬1千澳元,比去年微趺39萬。出售數目比去年少1匹。整體出售馬匹數目增加,但是有101匹馬被拍賣商收回,出售率達89%,平均價294344澳元以及21萬5千澳元中位數均較去年下跌。但是Barry Bowditch表示仍然滿意整個拍賣會的表現。星期日及星期一仍然有第二節拍賣,二線買家的機會來了。

新聞來源Thoroughbred Daily News



Source: Grant Courtney

接著去到馬場。雖然黃金海岸賽事因天氣問題賽事留到下星期四容後再決。第二場賽事舉行初出馬限定賽,讓一些進度較遲的馬匹可以安心上陣。結果由13萬澳元成交價的「俄式變革」(Russian Revolution)子嗣Rush Hour取下勝利。Koby Jennings專程來到黃金海岸,原定座騎也只有這一匹。

新聞來源breednet.com.au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