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拉卡週歲馬拍賣會,小法寶種馬地位有新挑戰賽,香港買家鍾愛兩大子嗣


Source: Trish Dunell

當地靠一位馬主獨大是好是壞?

由星期日開始一連三天卡拉卡拍賣會第一節舉行。第一天最高價的兩匹皆為「小法寶」(Savabeel)子嗣,當中最高價的59號棗色雄馬,母系Bayrock,出自「燈塔島」(Fastnet Rock),近親包括「貿易貨輪」(Mcrchant Navy),以62萬5千由Te Akau Racing統帥David Ellis購入,他表示這是必買之馬,因為半姊是很有實力的雌馬。另一匹是97號棗色雌馬,母系Chiraretta,出自「馬勁飛」(Makfi),近親包括表列賽冠軍Members Joy,以60萬以練馬師方世民等人購入,不過方世民亦表示不願以這個價錢購入。接著華禮納以45萬紐西蘭元,分別購入189號「號令天下」(Vadamos)棗色雌馬以及196號「比亞路」(Pierrp)棗色雌馬

新聞來源NZ Racing News


Source: New Zealand Bloodstock

紐西蘭卡拉卡週歲拍賣會第一節有新高價馬,294號「何其熱」(Too Darn Hot)棗色雄馬,母系Lady Sayyida,出自Iffraaj,半姊是贏出分級賽的Excelida,以75萬紐西蘭元由澳洲馬販Cameron Cooke購入,由於「何其熱」需要馬主前往歐洲進行交配,但似乎需求頗高。買家表示將交由馬漢雅訓練。第二高價是344號「比亞路」棗色雌馬,半姊是贏出十多場一級賽的「旋律美人」(Melody Belle),由投資南半球賽馬市場的阿拉伯馬主Sheikh Mohammed bin Khalifa al Maktoum擁有。

新聞來源紐西蘭純種馬

終於有一駒身價達七位數字紐西蘭元。最高價的是586號「燈塔島」(Fastnet Rock)棗色雌馬,母系Test the World,出自「蘿莎」(Testa Rossa),母系本身在表列賽上名。以100萬紐西蘭元由Te Akau Racing總帥David Ellis購入。買方表示自1988年以來,樣相最佳的雌馬。在新種馬中「超凡高手」(Super Seth)不只是評價最好的新種馬,更拍得上「小法寶」,616號棗色雌馬,母系Valpolicella,包括兩匹分級賽冠軍Vavasour以及「維拉新星」(Vivanova),以52萬5千由石爾純聯手購入。他表示這是一場賭博,但絕對值得一試,因為「超凡高手」是注目的新種馬。505號Per Incanto棕色雄馬,母系Sharvasti,出自「望族」(Montjeu),半兄包括香港拍賣馬「招財快駒」(Faster More),近親包括「飛輪閃耀」(Tourbillon Diamond),以45萬由昆士蘭買家KPW Bloodstock購入。

新聞來源紐西蘭純種馬


Source: New Zealand Bloodstock

香港賽馬會直五第二天才出手,是否等待星期日大戰後才出擊呢?購入2021-22年「香港冠軍種馬」Per Incanto棗色雄馬,423號母系Petite en Jeu,出自Mettre en Jeu,以40萬紐西蘭元購入。另外較早前亦以30萬購入329號同父棕色馬。母系為新加坡贏出分級賽的「麥姑」(Makkura)。第三天亦購在香港子嗣成功率高的621號「遙遠星空」(Deep Field)棗馬,同母家族包括「高地之舞」(Highland Reel)近親有香港五班取勝的「雷霆戰駒」(El Valiente)。另外兩駒在第三天以低價購入。585號El Roca棕馬,外祖父「蘿莎」以13萬購入。605號「達先寶馬」(Darci Brahma)灰馬,母系Tolgarth,出自Shamoline Warrior,近親包括表列賽冠軍Hippy Hippy等,同樣以13萬購入。練馬師黎昭昇亦返回紐西蘭購入四匹,今次要真的考他的眼光,因為沒有了Te Akau Racing的靠山。當中購入了632號「遙遠星空」棕馬,外祖母是贏出表列賽的Warpath,以40萬購入。其他香港買家受注目馬匹有553號Proisir棕馬,由一位范姓買家購入。心星系馬主之一關瀚明228號「邱吉爾」(Churchill)雄馬,半兄是分級賽冠軍Furnaces以20萬購入。當日並不只購入一匹。

去年拍賣會因疫情影響,調整至3月舉行,以便讓澳洲人士入境。總成交價達7006萬紐西蘭元,平均數為15萬1980紐西蘭元。中位數顯著上升由10萬升至13萬,除了「小法寶」(Savabeel)仍然是紐西蘭買家首選。意外地「超凡高手」這匹新種馬相當搶手,雖然排在新種馬第二位,但是其他也是來自紐西蘭以外的馬匹。卡拉卡拍賣會並非結束,因為還有第二節,想尋找便宜馬匹可以在此尋寶。紐西蘭出手最重的買家仍然是David Ellis,看來仍然影響霍卡馬房的運作。

Advertisement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