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lameracing]冠軍盃泥地後上鬼腳信子之夢

20150708_Nonkono_Yume
Source: Tokyo City Keiba

在冠軍盃有三匹熱門,其中兩匹均是歷戰已久的年長馬,而另一匹就是三歲馬……

另外兩匹將是「北港火山」(Hokko Tarumae、ホッコータルマエ)以及「小林歷奇」(Copano Rickey、コパノリッキー)。

日本的泥地種系變化較草地多,在冠軍盃出賽馬中,並無一匹是「大震撼」(Deep Impact、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)的子嗣。近年日本的國內父系也開始取代美國本身的泥地種,有機會再詳談。但「信子之夢」(Nonkono Yume、ノンコノユメ)並不是這例子,父系為Twiling,六戰五勝,並贏出二級賽彼德潘錦標,配種生涯在日本為主,但也曾留在美國,在美日留下不錯成績,有少數馬在澳洲配種,此種馬在「信子之夢」贏日本泥地打吡前離世。母系Nonko(ノンコ)出自冠軍種馬Agnes Tachyon(アグネスタキオン),現役時取得三勝,勝出途程是1600-1800米其中兩場是泥地賽。其首胎Meiner Nonno(マイネノンノ)在草地短途賽取得兩勝,「信子之夢」是其第二胎。

早在去年11月,已經在新馬賽贏馬,騎師是見習騎師石川裕紀人,但其後由他執韁都是後追不及分別跑第二及第三。在3月1日換上杜滿樂,他在該場500萬條件賽放到最後,在中段段追上。4月升格出戰伏龍錦標,但只是半冷,當時後上在最後稍稍乏力未能勝出,頭馬是Cross Krieger(クロスクリーガー),跑第二的是轉草地也有出色表現的Lia Fail(リアファル)。一個月後返回東京再戰青龍錦標,是7倍的半冷門,馬匹一直留在較外疊位置,轉入直路後輕鬆追上,在終點前看似會是Altai(アルタイル),但初次與牠合作的李慕華並沒有放棄,一直力追對手。最終在看似不可能的情況下反敗為勝。

有了好成績,當然可以進入角逐麒麟錦標。「信子之夢」今次是次熱門,因為大熱門是杜拜回歸日本的「金巴路斯」(Golden Barrows、ゴールデンバローズ),起步後在尾二位置,轉彎時不敢亂動。後來從後追上,最後100米率先突圍,將Nobo Baccara(ノボバカラ)趕過以兩個半馬位大勝。一個月後,在日本泥地打吡與Cross Krieger重遇。但對手成為大熱門,在泥濘場地下,再加上部份地方馬的實力差,李慕華將「信子之夢」的位置推向稍前的位置,到800米左右開始推前,600米時部份對手乏力上前不少。轉入直路只剩下Cross Krieger以及Lucky Prince(ラッキープリンス),「信子之夢」一口氣追上,最後50米把Cross Krieger追過,把後上的跑法完全貫徹。

跑第二的Cross Krieger,後來贏出三歲馬三級賽獵豹錦標,可惜在賽後不久因急病離世。11月在武藏野錦標復出,再次以次熱門身份上陣,大熱門四連全勝的Moanin(モーニン),賽事在起步後依例留後,轉入直路後仍然在尾二,但開始追上,最後200米還落後三個馬位,但闈2後100米將前領馬群以及一直帶出的Tagano Tonnerre(タガノトネール)追上,最後以馬鼻位險勝,在加磅懲罰下仍能發揮出。

全盛期的「信子之夢」在跑東京1600米賽事的最後600米時間不到36秒,誇張一點比同場任何一匹對手可以快1秒以上。這種後上的方法,讓重視耐力的日本泥地賽有所改變,可以在最後在落後不少情況下反勝,在一般情況下,只在好地發揮,而在美國,這種後上發揮馬也甚少做到。中京競馬場直路也夠追了,只差在排1檔李慕華會如何找位而已?

廣告

作者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