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lameracing]歷史名駒系列,灰毛怪物小栗帽(前編)

19901223_Oguri_Cap
Source: Japan Racing Association

如果簡介點來說,可算得上是日本版的Seabiscuit……

上編說到由牠出道直到1989年每日王冠結束
註:所有日本分級賽連同日本盃並未承此認為國際分級。

這匹原本在地方不寄存望的馬匹,為何成為了日本賽馬史上不可不提的賽駒呢?今次我們介紹的是「小栗帽」(Oguri Cap、オグリキャップ),小栗帽的父系出自Dancing Cap,在美國贏出五場賽事,是一匹供地方為主的二線種馬,除了「小栗帽」外,其他子嗣祗限於贏地方重要賽事。母系White Narubi(ホワイトナルビー),出自歐洲冠軍一哩馬Silver Shark,現役時代曾於笠松贏出四場比賽,牠所誕下的子嗣全數在地方勝出,當中「小栗帽」半妹Oguri Roman(オグリローマン)在數年後贏出櫻花賞。

出生及地方競馬
1985年3月27日在北海道的稻葉牧場出生,根據協助,其子嗣均由地方馬主小栗孝一所有,出生的時候成長較其他馬稍遲,不過馬匹食慾很好,雜草也會拿來吃,因此追回其他馬的進度。到1986年10月在岐阜縣內一所牧場進行賽前練習,牧場主對牠頗為重視。1987年「小栗帽」以「オグリキヤツプ」名義登錄?呃……有點怪怪的,其實當時地方競馬未承認「促音」登錄馬名。在5月於笠松競馬場首度出賽,在8月期間為止均跑800米賽事,五場賽事取得三冠二亞,表現在當時算不錯。根據後述,在出道早期的宿敵March Tosho(マーチトウショウ)騎師原隆男也稱「小栗帽」是一匹可以跑更長距離的馬匹,結果增程後再無敵手,在兩歲時取得8連勝。12戰取得10冠2亞。另外當時地方競馬亦租用中央競馬場設施,牠曾經贏過一場草地賽事。因此已經有聲音應該到中央現役。不過有兩個問題,首先小栗孝一並未有中央馬主資格,另一方面對馬很執著,一旦有好成績堅持不賣,但佐橋五十雄不斷遊說下,於開出「如果不適合草地可回到地方競馬」以及「優先種付權」的條件下,以2000萬日圓售出,但激惹了練馬師鷲見昌勇,因為牠可以憑此駒贏出當地重要賽事東海打吡,不過事後鷲見仍對「小栗帽」非常著緊,幾乎每場比賽來場在旁觀戰。

在一年後,小栗孝一獲得了日本中央競馬會的馬主資格,但此為與「小栗帽」無關的後話。

中央出賽及六連勝紀錄
「小栗帽」售給佐橋後,由瀨戶口勉訓練,他在當時成績不算突出,偶爾有一些賽事贏出三級賽。牠的第一場賽事是三級賽飛馬錦標(後被雅靈頓盃代替),由於當時牠由移籍到出賽僅一個月時間,成為了賽事的次熱門。本身陣營上下對賽事不抱負太大期望,但是馬匹在轉彎時除除衝上,到直路的時候,一氣帶出,結果大勝而回。三個星期後亦在每日盃取勝。理論上牠可以憑獎金制度在皐月賞,不過原來並沒登記,當時未有補充報名機制,需要在前年登錄,結果與三冠大賽無緣。到後來於負重磅的情況下,贏出京都四歲馬特別賽(當時日本未跟隨使用國際馬齡)。接下在跑1600米的紐西蘭四歲馬錦標(紐西蘭錦標),「小栗帽」已經成為1.2倍的大熱門,更成為「單括號指定」馬匹,日後多數情況下安排這樣,因為當時日本的彩池並不多。當時的「小栗帽」已發揮了超速,當河內洋一下命令下,帶離對手,以七個馬位大勝Lindo Hoshi,當時造出的時間,比同日的年長馬一級賽安田紀念賽相同。

到7月初,首次與年長馬交手,競逐高松宮盃,途程2000米(現為改為短途賽之高松宮紀念賽)。牠最大的對手是寶塚紀念賽跑第四的Land Hiryu(ランドヒリュウ),馬匹位處三疊的第五位,到直路前已威脅Land Hiryu,不過要等到最後100米對手轉弱後才有機會,最後以破中京競馬場場地紀錄時間贏馬。在賽前回北海道避暑,直到10月在每日王冠中復出,今次的年長馬的對手多為秋季天皇賞準備,並非容易應付。沒錯雖然要應付一線級雌馬Dyna Actress(ダイナアクトレス)以及從法國回歸的Sirius Symboli(シリウスシンボリ),仍能以一個多馬位擊敗牠們,這個時候,開始有評論指出是「真正的怪物」。在分級賽六連勝,是當時的日本紀錄。

秋三冠,第一匹宿敵Tamamo Cross
「小栗帽」繼續留在東京競馬場,以大熱門競逐秋季天皇賞,今場留在馬群後方。直路上已經追上了企圖大逃放到底的Legend Teio(レジェンドテイオー),不過未能追上七連勝兼寶塚紀念賽盟主Tamamo Cross(タマモクロス),結果跑獲亞軍,賽後決以日本盃為目標,不過日本盃有世界強豪,當時日本賽馬水準不算強,獎金高的關係,吸引到凱旋門大賽冠軍「東來兵」(Tony Bin)領軍上陣、澳洲一級賽冠軍Bonecrusher。以及由名宿范高爾(Robert Frankel)訓練的Pay the Butler。Tamamo Cross為大熱門,「小栗帽」退居「東來兵」之後,成為第三熱門。今次「小栗帽」留得比秋季天皇賞更後的位置,轉入直路仍在馬群之中,當Tamamo Cross以及Pay the Butler雙雙帶出來的時候,「小栗帽」仍然在第五、六位,逐步推前行,有不錯走勢,不過勝出的是美國馬Pay the Butler,「小栗帽」僅僅在終點前追過另一匹美國馬My Big Boy跑入第三。

賽後,陣營對河內洋的不積極推前跑感到不滿,於是請求由岡部幸雄策騎,岡部在每日王冠及秋季天皇賞策騎Dyna Actress,最後他答應「只限一場」。除了Tamamo Cross外,還有贏出一哩冠軍賽的極速馬Soccer Boy(サッカーボーイ),至同年奪菊花賞的Super Creek(スーパークリーク)亦由天才騎師武豐策騎(註:當年是武豐出道的第二年)。岡部讓小栗帽在主動位置,比Tamamo Cross以及Soccer Boy走得更前。今次Legend Teio沒施展大逃,僅僅領先前列馬約半個至一個馬位,到直路受到了Tamamo Cross迫近,不過「小栗帽」頂得住這股壓力,最後以半個馬位取勝。以第三名過終點的Super Creek,因阻礙其他馬的關係,被取消資格,由Soccer Boy遞上。Soccer Boy轉種馬後也誕下三冠頭馬。

「小栗帽」當選為JRA賞的最佳四歲(三歲)馬,但日本馬王(年度代表馬)讓給Tamamo Cross。轉到四歲本來在大阪盃復出,並跑春季天皇賞。不過春季連番受傷,2月因左前腳球節受傷,然後4月又因為靭帶炎被迫休息。錯過春季所有賽事。在此期間,在當年由地方轉籍中央的Inari One(イナリワン)連贏春季天皇賞及寶塚紀念賽。另一方面佐橋五十雄放棄馬主身份,多位馬主得知此消息後主動向馬主索價,在2月以5億5千萬日圓高價售給近藤俊典,並附帶種付權以及退役後還給佐橋等條件。

復出及每日王冠激戰
「小栗帽」在1989年7月重回栗東練馬中心,由於狀態理想,練馬師讓牠提早出戰三級賽All Comers,由京都四歲馬特別賽策騎牠的南井克巳策騎,南井別稱「鬥士」「豪腕」,在秋季天皇賞及日本盃讓「小栗帽」吃盡苦頭。以1.4倍大熱門上陣,在這場與地方交流戰(All Comers是日本盃以外歷來第一場可供地方馬出賽),「小栗帽」輕鬆以破紀念時間贏出。後來留在關東跑每日王冠。終於要與Inari One以及去年在日本打吡跑亞軍,復出贏高松宮盃的Mejiro Altan(メジロアルダン)一決高下。原本這場賽事Soccer Boy原定出賽,但在排位前因傷退出,從此再沒有出賽過。

說回賽事本身,Mejiro Altan起步住處第三位,「小栗帽」位處馬群中的第六位,Inari One位處尾二位置。賽事在轉入直路後,鬥得白熱化,Legend Teio乏力而回,跟著帶出的是第四熱門Wind Will(ウインドミル),Mejiro Altan雖在及後追到牠,但僅僅取得領先優勢。到最後200米「小栗帽」連同Inari One追到來。Inari One在這時佔先,老將柴田政人可憑牠取下三連勝,不過Oguri Cap最後反擊,再次迫近對手,結果最後「小栗帽」追到上來,結果「小栗帽」以馬鼻位險勝,這場名勝負也成為了「小栗帽」在競賽生涯中鬥得最激烈的一場。在同一日,另一邊在京都競馬場舉行的京都大賞典中,Super Creek以破紀錄時間贏出。

1989年1月7日,昭和天皇裕仁駕崩,日本的年號由昭和改為平成,Inari One、Super Creek以及「小栗帽」這三匹「平成三強」已在元年大致形成,為馬壇在體育報上搶版面,接下來就是秋季天皇賞……
後編會提及競賽及賽後生涯,以及「小栗帽」對日本社會帶來的影響。

血統表於後編附上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