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lameracing]北部玄駒實而不華挑戰日本盃

20161010_kitasan_black
Source: Sankei Shimbun

到底在星期日能不能看到八十歲老人馬為馬迷獻唱,就看今戰的表現。註:11月23日本地賽事不作推介……

「北部玄駒」(Kitasan Black、キタサンブラック本身並非良血,父系是Black Tide(ブラックタイド),曾在三歲時贏出彌生賞,不過牠成名點就是牠是「大震撼」(Deep Impact、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)的全弟,相對「大震撼」,牠在八歲仍然現役,配種時早期已經有好表現,成為2012年最佳的新種馬,不過截至現在為止「北部玄駒」仍然是Black Tide唯一的一級賽冠軍子嗣。母系Sugar Heart(シュガーハート)出自短途種王「櫻花進王」(Sakura Bakushin O、サクラバクシンオー),未曾出賽。相對血統牠的半兄「湘南巴赫」(Shonan Bach、ショウナンバッハ)也是跑中長途,並成功上到公開班次的水平。牠的主要近親是Cee’s Tizzy雖然競賽成績一般,但其中一匹名為「鐵勝龍」(Tiznow)是兩屆育馬者盃經典大賽冠軍。

「北部玄駒」由清水久詞訓練,馬主代表北島三郎(馬主名義為大島商事)在牧場巡視該駒覺得與他相似,決定買入牠,當時體格仍輕,不過牠成長很快,馬體相對較重。在牠去年的1月30日在東京的新馬賽上陣,在草地1800米賽事中贏馬。後來以40倍冷門出戰500萬2000米條件賽,當時牠是40倍冷門,但牠以三個馬位擊敗了後來在日本打吡上名的「里見奔騰」(Satono Rasen、サトノラーゼン)等實力馬。接著就出戰春季錦標,當時在12倍半冷,馬匹採取前領位置,最後在直路上,由於「不撓真鋼」(Real Steal、リアルスティール)後追太遲,讓牠在直路帶先後放到終點。雖然取得皐月賞的優先出賽資格,但當時練馬師認為是一匹遲熟馬,並未報名。於是以200萬日圓補充報名費加入戰團。在皐月賞中於實力變強的對手下跑獲季軍。在日本打吡中因排外檔關係,一直未能找位,結果跑第十四名大敗而回。

到秋季在聖烈特紀念賽重回十多倍的半冷出戰,不過在賽事中與「天外來客」(Musee Alien、ミュゼエイリアン)控制了一個好速度。在直路「北部玄駒」就將對手追過,結果贏馬而回,取得菊花賞優先出賽權。「北部玄駒」在賽事起步不錯。但馬匹留在第四位,甚至在直路前多馬匹提早發力要位置留得更後。不過在最後直路馬匹位處內側,在一度受阻下終於找到好位取下領先位置,最後亦險勝「不撓真鋼」,替馬匹首度贏出一級賽。

休養兩個月,「北部玄駒」在有馬紀念賽上陣,但是騎師北村宏司受傷,由橫山典弘代替。今場賽事是8倍的第四熱門。今次牠與Lia Fail(リアファル)領放,以控制步速的方式,到直路更有領先優勢。不過在終點前的那一刻「黃金伶人」(Gold Actor、ゴールドアクター)以及「萬籟爭鳴」(Sounds of Earth、サウンズオブアース)將「北部玄駒」追過跑獲第三。

在三個多月後於大阪盃(2017年升格為一級賽),北村宏司剛剛康復,馬主決定改配武豐。雖然練馬師以關西為基地,但今次卻是第一次在關西出賽。馬匹仍能在後段帶出,只是被新銳同輩馬「鴻鵠大志」(Ambitious、アンビシャス)追過只能跑第二名。5月1日轉戰春季天皇賞,僅次於「黃金伶人」成為次熱門。起步領先今次牠亦嘗試在較快的步速下帶出,到了中段才稍稍收慢,在直路上仍未被力,但被冷門馬「機伶迷宮」(Curren Miortic、カレンミロティック)挑戰,「機伶迷宮」甚至一度將「北部玄駒」追過,在最後100米,「北部玄駒」反撲。過終點時僅以鼻位反勝對手。

在寶塚紀念賽的馬迷投票中排行第一,成為票王,取得賽事的優先出賽權。不過論實力還是由「大鳴大放」(Duramente、ドゥラメンテ)佔優,退居次熱。起步後放得領先,而且牠放到不算太慢,不過牠似乎比以前更進步了更多,在直路縱使以頗快的步速帶出,甚至製造了兩個馬位領先優勢。不過被半冷馬「勝之石」(Marialite、マリアライト)追過,再加上在終點前「大鳴大放」終於追上,結果以短距離之差不敵兩駒跑第三。

在這裡,你除了發現「北部玄駒」有非常高的上名率外,還有一樣東西,在跑京都大賞典賽前,從未以大熱門身份上陣。終於在京都大賞典成為大熱門,而且更是不到2倍的大熱,與以往相似,在直路帶出,位處第二的「朗日清天」(Lovely Day、ラブリーデイ)不斷迫近,不過牠有缺點,就總會跑到最後1-200米左右時乏力,雖然有「天帝頌」(Admire Deus、アドマイヤデウス)迫近,但最後仍以馬頸位勝出。

從以前對三冠賽無興趣的牠,到現在成為了一級賽冠軍,上名率達92%的一流馬匹,在日本盃面對國內海外精英,能否以贏馬發威,相信在星期日有所答案。今次賽事快馬不多,有望控制步速,但是東京的長直路會是牠的重大考驗。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