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lameracing]年末特集,即將消失的血系

純種馬目前有三個系列祖先,分別是「達利阿拉伯」(Darley Arabian)、「高多芬阿拉伯」(Godolphin Arabian)以及「拜耶爾土耳其」(Byerley Turk),不過自「日蝕」(Eclipse)後「達利阿拉伯」幾乎佔有所有馬匹的父系。「高多芬阿拉伯」以及「拜耶爾土耳其」只有屈指可數的種馬……今次我們會提及「拜耶爾土耳其」現時血系的情況。

建議配搭閱讀歷史名駒系列,歷史上你不得不知的三頭馬

不過由於「高多芬阿拉伯」仍然保持安定的一級賽冠軍,反而不用過於擔心。因為再集中談「拜耶爾土耳其」。目前所有「拜耶爾土耳其」的直系子嗣均為1970年代的Ahonoora。那麼中間發生了什麼事,讓現在的子嗣陷於瀕危邊緣。我們首先追朔歷史。「拜耶爾土耳其」被送到英格蘭後,其實成績不好,只有六匹馬贏出賽事,六匹馬當中也只有少數在種場取得成功。在「拜耶爾土耳其」的血系中,出了一匹名為Herod的馬匹,活躍於「日蝕」(Eclipse)以及「馬湛」(Matchem)之後。連續八年成為冠軍種馬。

到18世紀,就開始由Highflyer做主角,曾經14場不敗。另外其子嗣Sir Peter Teazle也是重要的種馬,踏入二十世紀,堪稱是最強兩歲馬的「特察殊」(The Tetrarch)也成功延後,意大利賽馬世家馬素爾,亦將凱旋門大賽冠軍Tourbillon亦成功傳後代,不過在英國實行在一段時間惡法澤西法(Jersey Act)後,此系子嗣並不好過,因為在英國並不視為純種馬。在澳洲亦有著名駒「路必通」(Rubiton),雖然之後亦成功出現一級賽冠軍,但大多數為閹馬。1970年代Levmoss贏過凱旋門大賽以及雅士谷金盃,子嗣Shafaraz雖贏出一級賽,但質量不高。1990年代Arcangues爆大冷贏出育馬者盃經典大賽,其父Sagace是最後一匹非Nearco血統的凱旋門大賽冠軍(截止2017年),可惜送到日本也是失敗。在愛爾蘭主要錦標有不錯表現的Parholon送到日本,並成冠軍種馬,子嗣能夠在歐美種馬挾擊之下,取得一定的成功,1990年代的Mejiro McQueen(メジロマックイーン)贏出春秋天皇賞等大賽,原成為期待種馬,可以子嗣雌大於雄,只有兩匹登錄為種馬,子嗣非常少。但在母系上的成就十分成功,第七代三冠馬「黃金巨匠」(Orfevre、オルフェーヴル)也是出自Mejiro McQueen。

目前所有現存的「拜耶爾土耳其」的子嗣幾乎出自在1970年代並不活躍的Ahonoora。Ahonoora最初只是讓賽級馬匹,但贏出光榮古活的董事盃後,再贏威廉希爾短途錦標(楠索普錦標)。不過初時在種馬並沒有太大的期待,種費只是數千英鎊,但是出了Dr Devious、Inchinor以及Indian Ridge。前者是葉森打吡冠軍,並在古摩亞配種,雖然不算失敗,不過最成功的雄馬就是一早當作跳欄賽馬匹的「煤礦山」(Collier Hill),後來轉戰平地贏出香港瓶。Dr Devious其後賣到意大利。Inchinor亦是活躍種馬,香港的「好望角」(Cape of Good Hope)也是出自此系,至於最佳繼承馬「莫企圖」(Notnowcato)亦曾贏出日蝕大賽,亦成為配種主力,可是在平地賽留下兩三代的馬匹,現時已成為跳欄賽的子嗣。原本還有二千堅尼冠軍Don’t Forgot Me,不過在1994年送往印度。


Source: John Grossick/racingpost.com

Indian Ridge贏出贏出七月盃,有多匹活躍子嗣,首先要提及的是Compton Place,也是出色的短途馬,子嗣有「博得士哥」(Bolderscott)、「金榜題名」(Deacon Blues),可惜都是閹馬,目前會相當依靠一匹在分級賽冠軍以及在一級賽上名的「珍珠奧秘」(Pearl Secret),在退役前於二級賽神殿錦標掄元,據報已經有不錯的數量,子嗣最快在2019年出賽。Compton Place在2015年病近。另一方面「凌駕力」(Linngari)亦贏過一級賽,亦在英國及杜拜贏馬,在歐洲主要子嗣「更凌駕」(Garlingari)已經在多項一級賽冠軍,不過牠不是雄馬,目前已送往南半球,最近在南非配種。傍系Even Top,雖然亦在此時代斷絕,但其中一匹名為「天鷹翱翔」(Cirrus des Aigles)閹馬亦贏多項大賽,曾經是歐洲獎金王。


Source: HKJC

目前Indian Ridge的子孫仍然健在,不少轉任種馬,但多位處邊緣位置,也許有一匹馬可以打破這個困局,還記得「多利得」(Dunaden)嗎?父系Nicobar,贏出了沙丘園一哩賽,經過短暫種馬生活,在退出種場前,出現「多利得」,在杜誠高接手前表現不太活躍,但之後贏出香港瓶、墨爾本盃以及考菲爾德盃。其後在歐洲亦贏出二級賽,強如日本盃亦取下第五名。在2015年開始在英國配種,由於血統與英國主流種馬血統無抵觸。即使英愛名種Sadler’s Wells、「丹山」(Danehill)系列也扯不上大纜。種費只是3000英鎊,2015年取得了超過90頭雌馬與其交配,其後數匹亦維持雙位數字。

雖然「莫企圖」的配種數在2018年較「多利得」以及「珍珠奧秘」為多,但由於已成為障礙賽專用種馬,出現後繼馬微乎奇微,因此要寄望在2018年首批子嗣出賽的「多利得」,能否繼承英國短途的「珍珠奧秘」的子嗣亦在2020年出賽。

後記「高多芬阿拉伯」直系子嗣方面,「鐵勝龍」(Tiznow)雖然在種馬上成功,但仍然正尋找後繼種馬,而且牠的配種壽命亦差不多,隨時有機會在美國斷絕。歐洲方面「未來夢想」(Dream Ahead)亦維持一定數目,2017年子嗣「胡驥村」(Al Wukair)贏出一級賽傑克莫華大賽,加上該代的賽駒獲好評,而且在拍賣會上的成績叫座,似乎有機會可以與更好的種馬交配。

現況:尚有非Ahonoora系列配種,但屬極度瀕危。目前世界上馬匹比率不到1%屬「拜耶爾高多芬」系。隨即這兩匹子嗣將於賽場出駒,預計五年內決定「拜耶爾土耳其」直系子嗣會否覆沒。

附錄
多利得基本資料
父系:Nicobar->Indian Ridge
母系:La Marlia (Kaldounevees)
賽績:46戰10冠11亞8季
獎金:372,468歐元+255,000美元+25,000,000日圓+5,600,000澳元+118,250英鎊
現役練馬師:杜誠高等
現役馬主:Pearl Bloodstock
配種牧場:Overbury Stud
2018年種費:3,000英鎊

珍珠奧秘基本資料
父系:Compton Place->Indian Ridge
母系:Our Little Secret (Rossini)
賽績:15戰7冠1亞1季
獎金:242,320英鎊
現役練馬師:柏朗(David Barron)
現役馬主:Pearl Bloodstock或Qatar Racing
配種牧場:Bucklands Stud
2018年種費:4,000英鎊

廣告

1 關於 “[Flameracing]年末特集,即將消失的血系” 的評論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