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當短途馬之用文壇怪傑


Source: Healy Racing Photo

以岳伯仁來說,今年真的很缺短途馬,像是楠索普錦標以及高利五股錦標直接放棄派馬……

「文壇怪傑」(Lope Y Fernandez)的父系為「喜劇泰斗」(Lope de Vega),當然朵一匹成功的種馬及賽駒,亦有一些後繼竹種馬,如「比力多」(Belardo)、「長生鳥」(Phoenix Of Spain)等。相對而言,岳伯仁較少用這匹種馬直接擁有,母系Black Dahlia,出自「單色里」(Dansili),馬匹曾經在一哩表列賽中跑獲亞軍,單以血統而言,沒有跡象讓「文壇怪傑」成為短途馬,但是……

先說回正題「文壇怪傑」在2018年雅康納拍賣會以90萬歐元高價買入。「文壇怪傑」6月初出道,角逐1400米賽事,結果在一場對手不多的情況下大勝三個馬位而回。其後出戰皇家雅士谷賽事,角逐父系有一定氣量的卓斯咸錦標。在大熱的情況下,只是不敵「呂宋火山」(Pinatubo)三個馬位。一個月後在光榮古活的葡萄酒錦標再戰「呂宋火山」,但是賽事對「呂宋火山」完成沒有威脅,結果大敗予對手,更只獲一席第三名。其後「文壇怪傑」縮程角逐六化郎賽事,首先在三級賽Round Tower錦標上陣,起步時留在前方,去到400米左右已經將前領馬追過,300米左右帶離對手,最後以一個多馬位擊敗「公會成員」(Guildsman)。一個月後「文壇怪傑」出戰中央公園錦標,莫雅選騎「亞利桑那」(Arizona)後,由岳品賢策騎,馬匹在後段發力平平,只獲第六。

2020年英愛賽馬在6月復出,相隔七天「文壇怪傑」出戰愛爾蘭二千堅尼以及英聯邦盃。首先在愛爾蘭二千堅尼,一直在後方角逐,追上來的時候影響不多,並無受阻,以第三名完成。其後在英聯邦盃上陣,雖然在賽事中「文壇怪傑」一度上前,但是最後乏力,以第九名完成。其後在莊柏德錦標上陣,由於上戰表現平平,在法國只有41倍冷門。在萬迪沙寶策騎下從後追上,最後追勢不錯,雖然未能對「呂宋火山」構成威脅,但跑獲亞軍。及後在紀爾斯大賽上陣,法國賠率聚焦於Earthlight。賽事後方上陣,但當Earthlight連前方的「哈囉躍升」(Hello Youmzain)追上之下,最終與「太空藍調」(Space Blues)一起後追,最後跑獲一席季軍。九月角逐短途盃,雖「文壇怪傑」曾經在愛爾蘭好至黏地賽事中取勝,但似乎在較軟場地的賽事中較為吃虧。追垮說不是太差,但在較有利的馬群中,只獲第七名並不是一件高興的事。但是岳伯仁1200米及1400米的兵源短缺,今年不可借度澳洲兵。「航空首都」(Wichita)差不多完成隔離,準備出發去到澳洲,種種情況下,似乎要擊敗當打的「我作主」(One Master)相當困難。

發表者: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發表留言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