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次凱旋門的專題特集,以三匹賽駒的第一身視點割析狀況,週日賽事將會是最後一戰,到底會如何呢?

我們首先從一個只從香港賽馬轉播賽來看,「柏斯國君」(Persian King)是一匹一哩馬,贏過法國二千堅尼,法國打吡跑過季軍。父系「皇僕」(Kingman)無疑已經是一匹成功的種馬,但是傾向於一哩甚至是短途。第一匹被推上的種馬「花萼」(Calyx)更是以短途起家!當然「皇僕」目前已經有一些子嗣在中距離不差,同一賽事也有一匹「埃及法老」(Chachnak)也是「皇僕」的孩子。

也許再提母線家族比較公平。母系Pretty Please,出自「狄倫」(Dylan Thomas),贏過2000米賽事,「狄倫」本身是2007年凱旋門大賽冠軍必有氣量。再把血統拉大一點,Pretty Please是一匹「田園莊主」(Planteur)的四份三的兄妹,絕對是一匹哩半馬,既是凱旋門大賽參戰馬,亦贏出巴黎大賽。配種也是偏向於長力,可以扳到大長途也行。也是贏完隆尚磨坊大賽大幅增程也不是方法。再拉拉拉遠一點可以找到嘉登大賽跑獲亞軍的Pushkin。對底高多芬與另一英國馬主合營的馬匹有何計策。該駒將會在法國一個中規模牧場配種,就看看這一戰可以吸引更多雌馬與「柏斯國君」交配。


翻查百年歷史,從未有一匹六歲馬匹贏過凱旋門大賽,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就有一匹七歲馬贏出凱旋門大賽。因為最當打的馬匹已經拿來配種,不論是育馬者的要求還是馬匹的健康問題也好。「成全寶」(Enable)現年六歲,自2018年起,每一次計劃都把凱旋門大賽為首而要目標。其實2018年,「成全寶」應該輸掉賽事。如非「海都名門」(Sea of Class)在直路初段取位時的犯錯。已經輸了,2019年就在爛地中被「樹林之靈」(Waldgeist)追過。今年的場地也是與之前相當類似。

今年最驚嚇的是,日蝕大賽輸了,「既成事實」(Ghaiyyath)當時狀況相當完美,簡直無法可擋。但是連擊敗「日出之國」(Japan)亦相當辛苦。當然「成全寶」也有變化地能力,在英皇錦標中賽事下了大雨,「成全寶」並未受影響輕鬆贏出,其後「成全寶」在膠沙地九月錦標上陣,其他對手當中,大多數希望向澳洲馬主求售,圓一次墨爾本盃夢也好,「成全寶」不受考驗下輕勝,也不像兩年前「晶瑩汪洋」(Crystal Ocean)真正威脅牠的對手的存在。

「成全寶」在日蝕大賽只有八成狀態,到底是不是如高仕登所說回復水準很難說。目前隨著「心之所慕」(Love)已經退出賽事,「成全寶」再一次獨佔大熱地位。


日本馬「迪雅卓」(Deirdre、ディアドラ)自杜拜世界盃賽期以來,一直在英國備戰,英國就好像牠的第二個家,這個計劃自今年開始,已經沒得回頭。在歐洲跑過兩戰,但相對2019年的成功相當失敗。考慮到疫情影響,凱旋門大賽亦被迫換人。史賓沙決定做死士。雖然英國賽馬協會週二改變政策,騎師不需要隔離,只需要在回國後接受檢測時在非必要活動作出隔離式行為。

橋田滿在日本遙距指揮一切,由他的兒子以及込山助理報導狀況。在歐洲打的是情報戰,馬匹在場地較易退出比賽,雖然大賽情況照去較多,尤其凱旋門大賽仍是歐洲最高獎金的賽事。橋田滿在週四表示知道巴黎下大雨後,相信會是一場苦戰。「迪雅卓」在英國可以抵受。據他稱馬匹保持了應有幹勁。

目前英國仍然維持「迪雅卓」是51倍冷門,一些歐洲馬在日本馬迷並不熟悉。去到日本應該有10至20倍的支持也不出為奇。

發表者: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發表留言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