賽馬專題,日本高知競馬場走出谷底的奇跡


Source: Asahi Shimbun

日本除了中央競馬,全國各地還有許多地方競馬場,位處四國地區的高知競馬場是其中一個……

昨天有一則賽馬新聞是高知競馬場打破歷來的投注額紀錄,當日並無舉行大賽。該紀錄打破去年三月黑船賞賽日紀錄,雖然說日本賽馬整體投注額因疫情上升,但是高知競馬場更是模範生,而且更有起死回生的情況。當日尾場的投注額更達3億4100萬日圓,比許多中央單場賽事的投注額為高。18日日本NHK播放《逆轉人生》的節目,介紹高知競馬的奇跡。

時間回到20年前,日本賽馬的投注額相繼下降,雖然當時已經陸續引入新彩池,但是每況愈下,地方競馬場一個又一個倒閉。高知面對了極大的苦況,馬房人員要參與馬場的清潔工作,冠軍練馬師雜賀正光更需要尋找另一份兼職工作。當時最低條件頭馬的獎金是10萬日圓,是全日本最佳。

第一個救了高知競馬的危機是「春麗」(Haru Urara、ハルウララ)當時連輸數十場後,成為馬迷話題。一些馬迷「唔信邪」下注獨贏及位置(事實上「春麗」上過名),結果「春麗」成為大熱,其他馬迷見到,買「春麗」對家,增加贏錢機會。去到第100場,當時武豐因參加黑船賞可以前往高知競馬場,帶動了當地競馬場投注額。

高知競馬會收留一些前中央以及其他地方的馬匹。雜賀正光2010年收留了一匹名為Grand Chevalier(グランシュヴァリエ)的馬匹。接受第一戰,已經在一場地方全國交流戰跑出好表現。同年10月在一哩冠軍南部盃,面對精英雲集的中央馬,包括贏出多場一級賽的「希望之城」(Espoir City、エスポワールシチー),即使不是牠,也有Testa Matta(テスタマッタ)等實力馬。Grand Chevalier在中央連1000萬條件賽(2勝班)也跑不過。結果跑出理想表現,以第三名完成。雖然其後四年不再跑出一哩冠軍南部盃的表現,但已經有不錯交待。

高知競馬最大關鍵是使用中央競馬沒有的夜賽系統,他們也不是盲目搞夜賽。等待水準較高的南關東賽事無夜賽賽程才編排賽事。比方說尾場賽事最為有名的「一發逆轉 尾場賽事」,鼓勵馬迷最後一場大反擊。其後中央與地方競馬實行類似匯合彩池的制度,不需另立投注戶口,可以參與地方競馬賽事。現時高知競馬不是地方政府的負累,反而是提及地方政府的收益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