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精選拍賣會周歲精選,沒有大震撼仍然瘋狂

日本冠軍種馬「大震撼」(Deep Impact、ディープインパクト時代已經結束,不過之後仍然繼續……

字節太長今年周歲及幼胎當歲環節分割
文長注意,可能是香港唯一分析整個拍賣會的資訊網站

新聞來源:官方新聞稿、日刊體育、體育報知、東京體育、breednet.com.au


Source: JRHA

以下價錢如無註明全為日圓兼為稅前價值

DMM恢復搶購精神
第一日是周歲馬環節。甫一開始已經出現九位數字日圓的馬匹。1號「不撓真鋼」(Real Steel、リアルスティール雄馬,母系Samaaha,出自「談唱劇」(Singspiel),其中半兄是分級賽冠軍「意式甜釀」(Sciacchetra、シャケトラ),DMM以1億8000萬購入。DMM Dream Club賽事經理栗津浩樹表示,已經決定讓馬匹入矢作芳人馬房,希望此駒為矢作以「不撓真鋼」孩子稱霸海外一級賽。DMM在周歲環節購入八駒。另一匹過億的是81號「神威啟示」(Epiphaneia、エピファネイア雌馬,母系Pan de Ring(パンデリング),出自「夏威夷王」(King Kamehameha、キングカメハメハ),外祖母是「一級賽」(註:括號一級級指日本國內一級賽)冠軍「火神」(Fusaichi Pandora、フサイチパンドラ),近親也即是九冠一級賽「杏目」(Almond Eye、アーモンドアイ),母系未曾出賽過。DMM代表栗津浩樹認為此駒是最好的一匹雌馬。

藤田晉早段搶攻
另一位在早段搶攻的馬主是Cyber Agent創辦人藤田晉雖然去到第32號「高情厚意」(Kizuna、キズナ)雄馬才真正出手。不過去到34號「大鳴大放」(Duramente、ドゥラメンテ栗色雄馬才一鳴驚人,母系為12勝的草地分級賽冠軍Fourstar Crook,出自Freud,以2億日圓成交。47號「真心呼喚」(Heart’s Cry、ハーツクライ棕色雄馬,母系Spanish Queen,出自Tribal Rule。近親包括分級賽冠軍「豪快佳麗」(Spendarella)以及Spanish Loveaffair以2億1000萬成交。58號「大和主將」(Daiwa Major、ダイワメジャー棗色雌馬,母系為一級賽上名馬Coaster,出自「鐵勝威」(Tizway)半兄是分級賽冠軍「野田猛鯨」(Danon Beluga、ダノンベルーガ)以2億1000萬成交。87號「高情厚意」棗色雄馬,母系為三級賽冠軍Albiano(アルビアーノ),出自Harlan’s Holiday,以1億2500萬成交。藤田晉買了九匹,去到第125號已經收手。買了九匹,價錢超過10億日圓。

金子真人一出手就2億
金子真人也有三匹超過1億日圓的馬匹。9號「神威啟示」棗色雄馬,母系Awake(アウェイク),出自「大震撼」,近親包括朝日盃未來錦標冠軍Goshawk Ken(コスホークケン,此母系家族亦已經在日本取得成功,包括神戶新聞盃冠軍「星光速」(Stella Veloce、ステラヴェローチェ)以2億5000萬日圓成交。金子真人認為眾多「神威啟示」孩子中,以這一匹最出色。46號「金之霸」(Rey de Oro、レイデオロ深棗雄馬,母系L’Archetto(ラルケット)出色「飛霸」(Falbrav)半兄是一級賽冠軍「絕嶺峽谷」(Stevlio、ステルヴィオ),以2億2200萬日圓成交。金子真人亦以1億7000萬購入64號「真心呼喚」雄馬母系A Raving Beauty,出自「匠心獨運」(Mastercraftsman),近親包括德國分級賽冠軍Alianthus。雖然Awesome Feather來到日本後,孩子成績不突出,但亦交出堅穩成績。112號「酷丈夫」(Leontes、リオンディーズ雄馬,母系Autumn Wind(オーサムウインド),出自「大震撼」看來此駒也算是穩中求勝的份子。金子真人表示,在拍賣場上最留意的是「神威啟示」的孩子。

野田系Danox重手為滿樂時子嗣
野田系Danox Co Ltd,今年已經贏出一級賽,當然想來更多,今年對「滿樂時」(Maurice、モーリス)子嗣特別鍾情。首先是055號棗色在馬,母系「皇后凱旋」(Homecoming Queen),出自Holy Roman Emperor,半姊是分級賽冠軍「蘊奇寶」(Shale)以2億2200萬日圓成交。接著76號雄馬,母系「慕仙」(Mosheen)出自「燈塔島」(Fastnet Rock),半姊是贏過三級賽的「大場面」(Primo Scene、プリモシーン),以4億5000萬日圓成交。Danox代表岡田良樹表示,兩匹都是良駒,馬主尚未擁有過「滿樂時」的孩子,因而產生興趣,對此結果相當滿意,兩駒已經在周歲時已經完全成長。此外亦以1億3500萬購入126號「神威啟示」栗色雄馬。


Source: JRHA

其他馬主一樣搶手
湘南系馬主國本哲秀鍾情一駒,兩年前以周歲價第二高價紀錄,購入了Shonan Addeybbショウナンアデイブ,目前取下一勝。不過牠亦未放棄並。半弟63號棗色雄馬,母系Sheave,出自Mineshift,今年以2億2200萬日圓購入。他表示與Shodan Addeybb有點不同,擁有牠直到退役都是夢想,像是浪漫的感覺,期望來年可以出道。96號「大鳴大放」(Duramnte、ドゥラメンテ)雄馬,母系Jaywalk,出自Cross Traffic,以3億成交,由Two One Racing購入。周歲馬上唯一「范高爾」(Franel)孩子23號栗色雄馬,母系為愛爾蘭一千堅尼冠軍Jet Setting ,出自Fast Company,由不明集團American Turf以1億5500萬購入。里見家族近年買馬謹慎,今次終於見到1億日圓,36號「里見光鑽」(Satono Diamond、サトノダイヤモンド灰色雄馬,母系Wickedly Perfect,出自Congrats。當兄是贏過二級賽的Hartley(ハートレー)以1億1500萬成交。

近期開始以Ask冠名的廣崎利洋,對於新種馬Bricks And Mortar有興趣。104號灰色雄馬,母系三級賽冠軍Maximum de Paris(マキシマムドパリ),出自「夏威夷王」。初時叫價不高,但慢慢地去到1億,結果以1億3500萬日圓成交。隨後的107號「神威啟示」棗色,母系Bronx Silver(ブロンクスシルパー)出自「大洋船」(Kurofune、クロフネ),半姊在泥地三捷,以1億2000萬成交。當去到170號「黃金巨匠」(Orferve、オルフェーヴル棗色雄馬,母系You Don’t Love Me,出自Trofilo,近親包括英國長途名雌Allegretto,以雅興苑業以1億1100萬購入。

但在此之後再無億圓馬主,包括兩匹在兄姊億圓成交的馬匹,包括158號「金之霸」雄馬,今年只是4000萬成交,由Carrot Farm購入。239號「艾恩遺跡」(Al Ain、アルアイン)棗色雌馬,今年只需2200萬,由鈴木美江子購入。當日最後的243號「大鳴大放」雄馬,母系Listen,過往在拍賣場的兄弟只要出售也是億圓常客,最成功的是二級賽冠軍「真摰演說」(Touching Speech、タッチングスピーチ),不過今年去到8200萬時己經停下來,似乎有購買疲倦情況。

外國勢力終於見影
今年拍賣會亦看到外地馬主參與,134號「神威啟示」雌馬,母系Paronella(パロネラ)出自「龍王」(Lord Kanaloa、ロードカナロア),祖母是前面提及的「慕仙」,以6000萬以澳洲練馬師佩思,副手肯特親自到場購入。玉龍系張月勝透過駐日代表購入馬匹,僅以2100萬日圓購入101號「大鳴大放」雌馬,母系為一級賽冠軍Necklace,相信出賽其次。

亦有外國馬主以九位數字購入馬匹,146號「龍王」雄馬,父系,母系為泥地馬Pedicularis(ペディクラリス)。以1億日圓由Narvick International購入。老闆Emmanuel de Seroux(妻子是前練馬師Laura de Seroux)親自到日本購入,委託人表示為尋求「龍王」的孩子來到這裡,承購入對「龍王」的孩子相當熟悉,他認為那一匹是當日拍賣最佳的「龍王」子嗣。

其他滄海遺珠
與香港相關的馬匹亦於此拍賣會有不錯成績。管理目白系後代的Lake Villa主攻將馬在周歲出售。111號「真心呼喚」雄馬,母系Mejiro Tsubone(メジロツボネ),出自Swept Overborard。半兄是兩奪香港瓶的「耀滿瓶」(Glory Vase、グローリーヴェイズ以7800萬由DMM購入。105號「高尚駿逸」(Cheval Grand、シュヴァルグラン雌馬,母系La Liz,出自Bernstein,目前所有在日本已出賽的兄姊都取下一勝。當中以二級賽冠軍「滂薄無比」(Hishi Iguazu、ヒシイグアス)最為有名,以9800萬成交,由菱系第三代馬主阿部雅英(與「滂薄無比」同主)購入。相對而言,去年亦以億元搶攻的駿天系三木正浩,今年亦比較低調。其後情況亦看到北方牧場在這一次拍賣會中逆購入馬匹,33號Drefong雌馬就是其中一例

此外「火焰客」(Pyro)本來屬泥地中堅種馬,贏一兩場就當回本,功能就如數十年前的Tosho Boy(トウショウボーイ子嗣一樣。不過隨著2024年舉行泥地三冠,20號灰色雄馬,母系為泥地交流戰實力馬Not Authority(ノットオーソリティ),出自Swept Overboard,一躍以5000萬日圓成交。由平田修購入。

周歲拍賣會總出售額達1287億日圓,出售率超過九成,平均達5700萬。較2021年成績表現更佳。代表吉田勝己總結是買家及賣家的決勝場地,培育技術改善下,良駒增加,買家容易購入好馬,亦有許多新買家加總結來說可為其他拍賣會帶來正面影響。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