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22年香港馬壇大事回顧(4),練馬師達標牽普羅馬迷爭議

由上一個馬季開始,香港練馬師要生存,就要有水平較高的馬匹,還有不能「單天保至尊」……

坦白說Flameracing其中一篇最多人收看的香港賽馬文章,並非香港國際賽事推介或「金鎗六十」(Golden Sixty)退出安田紀念賽。而是關於練馬師達標的文章。

今季香港練馬師達標有新目標,需要有17場頭馬,如從化設倉是19場。在上述場次當中,第五班賽事最多計算2場頭馬,其他當作無效。此外亦不能透過獎金下限而達標。換言之練馬師不能利用五班賽去刷頭馬數,也不能透過一兩匹一級賽冠軍而不顧其他馬匹。也不設亞軍及季軍的特殊安慰獎制度。香港賽馬會本應了解這應該是團隊遊戲,練馬師也要跟馬主打好關係,現時做練馬師還要變為「生存遊戲」

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徐雨石。如果根據以往計算,他的頭馬數目以及獎金都可以達標。例如有「電訊巴打」(Telecom Brothers)贏了不少獎金,也贏了21場頭馬,可惜他的有效頭馬數目只是差一場而已。儘使最後兩個賽馬日倉內精英盡出,可惜未能再取一勝。

香港賽馬會其實已經編排多一些60-35分第四班賽事,好讓一些達標的練馬師有機會贏馬。不過我的印象是這些馬匹也只有一匹,沒錯記的話由韋達贏出一場四班2200米賽事。始終要蝕一些分跑,對於馬匹勝出的觀感不算太理想。據知香港賽馬會下季維持安排。何良以及鄭俊偉已經連續兩季不達標。何良本應有機會在煞科日有數字上的追上,可惜還是不行。鄭俊偉仍然遠遠落後,更被多場亞軍累事。當然重新說一句,何良以及鄭俊偉如新馬季仍未達標,只是將退休年齡提前兩三年而已。影響不算太大。

其實高伯新也有可能受害者,因為單單靠「福逸」(Wellington)的獎金,可以替馬房達標,正如之前所述,上季高伯新所奪獎金當中,「福逸」佔接近一半。如果沒有「少爺仔」(Navas Two)或「蟲草成名」(Cordyceps Six)及時上位,高伯新有可能收警告信。

Author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2 thoughts on “2021-22年香港馬壇大事回顧(4),練馬師達標牽普羅馬迷爭議”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