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lameracing]香港瓶再臨!翠河二世紅翠


Source: Dan Abraham/racingfotos.com/Rex/Shutterstock

小編承認,今屆國際賽馬匹介紹偏向香港瓶,如對其他賽事有興趣,本誌深感致歉

「紅翠」(Red Verdon)是父系是歐洲較為少見的「檸檬小子」(Lemon Drop Kid),總共贏出五場一級賽,途程由一哩到哩半。撇開泥地子嗣不談,Beach Patrol於灣流草地讓賽奪冠。Da Big Hoss亦贏出多個草地分級賽。母系Porto Marmay,出自「選擇」(Choisir),於愛爾蘭贏出表列賽,亦於美國勝出黑體字草地賽事。「紅翠」的曾外祖母Teyeny的其中一匹孩子是香港三冠馬王「翠河」(River Verdon)。「紅翠」的馬主也是夏佳理。

2015年於歇冬期跑了兩次膠沙地賽,第二次取勝。到三歲時從車士達以及希鐸連勝兩場賽事,從而出戰葉森打吡,後追下追上乏力的馬匹取下第六。其後從愛爾蘭打吡跑第四。到巴黎大賽,由湛明諾代替,「紅翠」留在後方直路時追上來的反應不錯,但追不上Mont Ormel,即「喜蓮彩星」(Helene Charisma)屈居亞軍。不過於此賽事休息了大半了,由6月12日車士達馬場的奧蒙德錦標復出,但未復傷前勇,到一級賽加冕盃只能以第七名完成。

馬匹評分仍然高企,於條件賽中仍輸頭馬一個馬位,當中更於一場表列賽大敗28個馬位。冬季返回膠沙地賽期,終於在11月尾,由麥柏程策騎,以半個馬位擊敗「掌管天下」(Master the World),「掌管天下」後來贏出冬季打吡以及於膠沙地錦標中距離賽奪亞。至於「紅翠」,今年2月於哩半表列賽再下一城,及後於全天侯馬拉松錦標賽,後追平平只得第四。

今年5月初於二千堅尼錦標賽日的賽馬會錦標復出,後追不錯,但未能追上「定富」(Defoe)跑第二,雖然此賽事跑第二基本上復調,但面對稍強的對手會就忽視如,亨利七世錦標對手不強,但還是半信半疑,仍然跑獲亞軍。到皇家雅士谷的夏域錦標雖為二級賽,但由於不罰磅,亦有準一級賽級馬匹參與,追起來相當輕鬆,擊敗了「莫赫懸崖」(Cliff’s of Moher)等馬跑第三。到光榮古活錦標的光榮錦標(Glorious Stakes)開始受到注視,最後後追到100米見弱,不敵香港瓶參戰馬「玄幻舞步」(Mirage Dancer)跑獲亞軍。

8月角逐倫斯度盃,改配高俊誠,不過今次跟前,但到最後200米乏力只得第八。其後備戰澳洲,準備出戰墨爾本盃,位置並非安全地帶,所以保險計出戰考菲爾德盃,並請來潘頓策騎。不過這場賽事步速較,後段被困,根本無法發力,只得第十一名。原定出戰可獲資格出戰墨爾本盃,但因為賽期不到一星期的輕傷決定放棄,今次用上四度替其跑獲第四的杜俊誠,能不能有所突破?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