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lameracing]前日本馬天帝頌瞄準雙盃


Source: Sankei Shimbun

先給以前的牠……


Source: racing.com

現在就是這樣……

將會以澳洲訓練馬出戰考菲爾德盃及墨爾本盃的前日本馬「天帝頌」(Admire Deus、アドマイヤデウス),到底有何武器讓澳洲馬主花高價將其買下呢?「天帝頌」的父系血統為舊馬主自家馬「尊師重道」(Admire Don、アドマイヤドン)曾經贏出日本盃泥地大賽(現冠軍盃)等重要日本泥地賽事。不過在兩歲時贏過朝日盃未來錦標,因此在草地中仍然有一定底子,在輸出南韓前,子嗣成績是草優於泥,另一匹在分級賽成果的匹是「艾爾拔」(Albert、アルバート),曾兩度贏出長途馬錦標,但以疲勞為由避戰墨爾本盃。

「天帝頌」需要在初出第三場賽事取勝,在12月的兩歲馬處女馬賽,贏出2000米賽事,踏入三歲,在500萬條件賽的梅花賞跑第三,冠亞兩馬其後在青葉賞跑獲季軍及亞軍。其後在小倉贏出500萬條件賽,一個月後再奪得若葉錦標,然後再前往皐月賞,不過只能全程居中只得第九名。其後在東京優駿,追勢比皐月賞好,不過未能對前列位置構成威脅。於是直到四歲時才復出,在日經新春盃已經跟前一點,最後贏出。兩個月後再於日經常用類似方法取勝。然後以熱門身份角逐春季天皇賞,可惜起步較蝕,給果以較後方完成。同樣地在秋季天皇賞以及日本盃也遇上這個情況大敗而回。到之後的有馬紀念賽才稍稍回復跑獲第七名。

果然「天帝頌」在五歲時狀態回復,均在京都紀念賽及阪神大賞典面對多匹強敵之下,仍然跑獲季軍。但在春季天皇賞遇上慢步速只能跑獲第九。到京都大賞典有不錯表現,當時已經成名的「北部玄駒」(Kitasan Black、キタサンブラック),以馬頸位僅敗對手,在秋季天皇賞,仍能跟隨到前領馬的節奏,落後季軍馬匹不到一個馬位跑第六。不過在有馬紀念賽未能跑到預期,在內側未能找位,以第十一名完成。今年在日經賞中在留守前列後最後守回一席季軍。至於在運往澳洲前春季天皇賞,再次因實力馬出賽,而被避緣化,起步後留守第三、四位,跑到最後直路仍然跟上前方的「北部玄駒」、「高尚駿逸」(Chavel Grand、シュヴァルグラン),在終點前才被身價馬「里見光鑽」(Satono Diamond、サトノダイヤモンド)。

「天帝頌」在賽後小休,原本準備出戰京都大賞典再跑秋季天皇賞,但是收到了澳洲方面洽談後,決定將牠售出,最近已運抵澳洲,並進入隔離馬房,韋紀力對牠進行親試,已經有十分不錯的表現。但是能不能守在前方,並在直路保持機會,就要讓實際讓磅測試牠的本身實力。在贏出若葉賞前,一直由岩田康誠策騎,如果以二線馬來說,有固定騎師實在非常難得。

廣告

作者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