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在實力不足的香港短途錦標外,對於日本馬來說等同全勝

受到疫情影響,今年冠軍賽馬日只有全本土陣營,因此這部份不得不割愛

今年香港國際賽事或受到外圍環境影響,不過核心馬迷仍然入場。


Source: Edward Whitaker/racingpost.com

香港瓶,對於日本馬的難處說是需要面對狀態相當勇的「時時精綵」(Exultant)放頭馬不多之下選擇舉出。「時時精綵」想在直路走甩,但是被「耀滿瓶」(Glory Vase、グローリーヴェイズ)率先追過,但其後勁勢不算維持太多,「旺紫丁」(Lucky Lilac、ラッキーライラック),亦在最後把「時時精綵」追上,幸好「時時精綵」仍然以半個馬位頂上「迪雅卓」(Deirdre、ディアドラ)跑獲一席第三名。頭馬帶離其他地外外隊馬有六個馬位之多。(詳細

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14px;"Source: HKJC

此時「美麗傳承」(Beauty Generation),沙田錦標以及馬會一哩錦標,衝了一段表現平平,這場賽事仍然沒見牠回本色。雖然在最後過了「嘉應之星」(Ka Ying Star)取下領先優勢。但是此時的氣勢由馬會一哩錦標冠軍「夏威夷」(Waikuku)為佳,過了「美麗傳承」,但好像有一匹也沒過到,不是「冠軍車手」(Indy Champ、インディチャンプ)而是在富士錦標不適應變化地大敗的「頌讚火星」(Admire Mars、アドマイヤマーズ),結果這匹NHK一哩盃冠軍證明一哩賽事,以半個馬位擊敗「夏威夷」(Waikuku),「美麗傳承」(Beauty Generation)跑獲第三。不過後來「美麗傳承」知恥近乎勇,慢慢回復狀態,成為冠軍人馬獎最後一哩馬。(詳細


<span style="font-size: 14px;"Source: HKJC

香港盃的賽前話題是「杏目」(Almond Eye、アーモンドアイ)是去年11月高調宣佈參加香港盃,可惜因發燒未能成事。馬迷期望可以在這裡贏出一級賽,我是說何澤堯,「跳出香港」(Rise High)贏出沙田錦標,再加上早前在遮打盃證明的長力亦應沒問題吧。不過「添滿意」(Furore)亦應在打吡後取下一勝。不過較前贏的又是外隊馬,岳伯仁的「巫師杖」(Magic Wand)最後與「勝出光采」(Win Bright、ウインブライト)大鬥法,加上「添滿意」及「跳出香港」先後失位,失去爭勝機會。最後由「勝出光采」贏出,日本代表繼2001年後,在香港國際賽事贏下三場比賽。(詳細

只是很可惜的是,香港短途錦標只剩一匹名為「野田重擊」(Danon Smash、ダノンススマッシュ)參與,最終牠獲得第八名,算是不錯的了。賽事由「爭分奪秒」(Beat the Clock)反應。今次「忠心勇士」(Aethero)雖然有九磅讓磅優勢,但是面對多馬壓迫之下,只獲一席季軍。(詳細

最後是給「馬場南哥」的Omake

發表者: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發表留言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