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名駒系列Plus,兩大賽事稱帝之東海帝皇

在一個歡送儀式上,超過10萬人進入東京競馬場,當日並無舉行重賞大賽,牠的魅力如何談起呢?


Source:Tomohiko Hayashi

註:內文或有某作品的劇透,如不想被打擾請先暫不要觀看。但如果一早知道賽果,這沒關係吧……

「東海帝皇」(Tokai Teio、トウカイテイオー)身處一個在「小栗帽」(Oguri Cap、オグリキャップ)活躍後的年代。父系為「魯鐸象徵」(Symboli Rudolf、シンボリルドルフ)(無計劃成為歷史名駒系列)是日本歷來第四匹的三冠馬,配種成績以父內國產馬來說已經不錯,但無馬可以追上「東海帝皇」的成就,母系Tokai Natrual(トウカイナチュラル)出自Nice Dancer,未曾出賽但配種取得成功。其中Tokai Oza(トウカイオーザ)贏過阿根廷盃,此外Tokai Elite(トウカイエリート)亦曾於二級賽日經新春盃上名。祖先在1920年代由日本皇室引進的著名日本雌馬體系,包括贏過日本打吡的雌馬Hisatomo(ヒサトモ),其母線幾乎被廢絕,但在馬主買入Tokai Queen(トウカイクイーン)之後,得到了保護。

「東海帝皇」已經一早被認定有潛質,特別在成長後已經見到。兩歲時(日本當時使用三歲舊馬齡)。出道前,由安田隆行自願策騎。1990年12月初中京1800米的新馬賽大勝,及後在中山競馬場的2000米公開賽Cyclamen錦標輕鬆大勝。後來轉跑若駒錦標及若葉錦標,這兩場賽事並非三冠大賽的指定預賽。雖在若駒錦標遇上及後贏出每日盃的Iide Saturn(イイデサターン)以及夏季取下四連勝的Nice Nature(ナイスネイチャー),但仍然大勝。出道四戰只是在若葉錦標打了兩鞭而已。其後迎來三冠首戰皐月賞,雖然未跑過大賽,但支持度壓過了Ibuki Mykagura(イブキマイカグラ),起步後雖然一直在外側,但是「東海帝皇」仍然壓著其他對手,在直路前追上,最後雖然有Shako Grade(シャコーグレイド)冷門馬追上,但仍然以一個馬位取勝。去到東京優駿日本打吡之時,又不幸抽到大外檔20檔,但是牠是2倍的大熱,與皐月賞一樣成為單一括號馬匹,跑法與皐月賞,直路相當勝鬆。雖然有青葉賞冠軍Leo Durabn(レオダーバン)追上,後來贏出菊花賞,但完成沒有構成威脅。不過可惜的是「東海帝皇」左後骨骨折,結果菊花賞需要避戰。安田隆行當時稱,假如菊花賞可以出賽,肯定贏到菊花賞。

在JRA賞的投票中,「東海帝皇」從176位的記者中,取得134票,成為日本馬匹以及最佳四歲馬(三歲馬),雖然當時Mejiro McQueen(メジロマックイーン贏出春季天皇賞,但秋季天皇賞的污點,使得一些記者卻步而回。此外1992年安田隆行準備投考練馬師牌照,「東海帝皇」改配岡部幸雄。首戰角逐二級賽大阪盃,結果一鞭未開之下,即使是有馬紀念賽冠軍Taiyu Saku(タイユウサク)完全不是對手。馬匹以萬全姿態迎戰春季天皇賞,「東海帝皇」正式與Mejiro McQueen決一死戰。兩馬的賠率只是2倍左右,兩馬的連贏賠率更只有1.5倍而已。跑長一點也沒關係嗎?岡部幸雄稱沒有問題。起步後留守中前方的位置,但是第二次轉入最後直路時明顯不妥,已經被Kamino Cresse(カミノクレッセ)等馬追過之後,已經失去勝算,結果只獲第五名,落後頭馬Mejiro McQueen接近十個馬位。

大敗之後馬房上下認為是距離以及場地的影響。賽後「東海帝皇」證實骨折,結果需要休養,加上馬匹操練時又出現發燒影響進度,使得備戰秋季天皇賞的進度相當緊拙。不過最終仍然以大熱上陣。但是起步跟在第三位,卻遇上了超快步速,因為起步被「目白善信」(Majiro Palmer、メジロパーマー)以及Daitaku Helios(ダイタクヘリオス)帶快整個步速,最後乏力跑獲第七,到底是不是完結呢?後來「東海帝皇」仍角逐日本盃,成日本馬中支持度最高,當中包括了歐洲名雌User Friendly,雅靈頓百萬金大賽冠軍「好醫生」(Dear Doctor)、澳紐馬在1989年及1990年連霸日本盃,派出了實力最強的「齊齊跑」(Let’s Elope)以及「自然派」(Natrualism)上陣,「東海帝皇」排在大外播,起步在第五六位,跟在User Friendly、葉森打吡馬Dr Devious以及搶前的日本馬留守第五位上左右。轉入直路後,「東海帝皇」走出外側,此時「實力派」在內側偷襲,取下領先位置,跟後就有「好醫生」、Hishi Masaru(ヒシマサル)等馬追上。最後100米「東海帝皇」取得領先,結果贏出日本盃。

「東海帝皇」參加一個月後的有馬紀念賽,由於岡部幸雄停賽,改配田原成貴策騎。結果跑出第十一位難堪的表現。後來助手策雖然馬匹在操練時不錯,但在之後狀態有變,結果大敗而回。其後「東海帝皇」出現受傷,結果休養了一整年才能上陣。這已經是1993年12月26日,「東海帝皇」相隔364日在有馬紀念賽上陣。岡部幸雄以及武豐策騎其他馬匹拒絕聘約,只好改配田原成貴,一些馬迷抱著可以跑回以前的光影,而不是投資牠身上贏馬。當日的主要對手包括了三匹三歲馬Winning Ticket(ウイニングチケット)、Biwa Hayahide(ビワハヤヒデ)以及雌馬Vega(ベガ)。起步後留守第六位,跟在Biwa Hayahide以及「目白善信」之後,轉入直路後反應不錯,追到上來,最後一口氣將岡部幸雄策騎的Biwa Hayahide追過,「東海帝皇」大復活,亦因為如此取得了1993年JRA賞的特別獎。

「東海帝皇」並未在1994年初退役,而是希望可以在春季天皇賞、寶塚紀念賽或秋季天皇賞復出。直到秋季天皇賞前的九月宣佈退役。1994年10月24日,超過10萬名馬迷前來歡送「東海帝皇」,由田原成貴策騎馬匹,並配上20號號布。此外已成練馬師的安田隆行亦有在場。

退役後配種,但很不幸的是配種成績不算突出。確實有一級賽子嗣,例如「東海角」(Tokai Point、トウカイポインド)在閹後才發揮本領,贏出一哩冠軍賽。在地方交流戰活躍的Strong Brand(ストロングブランド)在退役後未有種馬計劃。有熱心馬迷發覺「東海帝皇」直系子孫絕後,於是找了一匹在地方出賽的Quite Fine(クワイトファイン)眾籌,並集資成功,但是賽績上未能吸引育馬者。或許在母線上仍看到一些影子,在澳洲取下一級賽成功,並於當地成為種馬的「猛攻」(Brave Smash、ブレイブスマッシュ)、贏過中山大障礙的Shingun Michaelシングンマイケル)。2013年8月因心律不正離世。

你有所不知:在日本正確策為「帝王」,而非「帝皇」。


東海帝皇(日) 1988年4月20日出生 棗毛 拜耶爾土耳其系
賽績:12戰9冠 獎金:625,633,500日圓
練馬師:松元省一 馬主:內村正則

Symboli Rudolf(日)
1981 棗
Partholon
1960 棗
Milesian
Paleo
Sweet Luna
1972 栗
Speed Symboli
Dance Time
Tokai Natural(日)
1982 棗
Nice Dancer
1969 棗
Northern Dancer
Nice Princess
Tokai Midori
1977 棗
Faberge
Tokai Queen f19-b

作者: flameracing

一個對海外賽事的比重比香港賽事更多的人士,只要是賽馬,我也會關注。敵人只有危害馬壇之人士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